锂电装备行业“被迫降本”乱象滋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锂电企业为降成本“不择手段”,设备企业为接订单“被迫降本”。由此,锂电设备领域乱象滋生。

高工锂电了解到,今年以来,接必须订单的设备企业比比皆是,而要能接到的锂电设备企业也是苦不堪言。这其中,最为诟病的行业乱象主要集中在以下五个方面:

一是,原创技术被迫“联合化”。锂电池厂商以采购设备名义,要求装备企业将其创新技术变更为与锂电企业的“联合研发技术”,再由锂电企业向其“亲信”供应商公开,最终方案以6:4意味着5:5的比例分别采购。

用设备供应商得话来说,这是锂电池企业防止设备供应商“要高价”,以最“简单粗暴”的法律法律依据降成本,而公司为了订单也是不得已任其为之。

“还有更惨的,有的锂电企业在套取设备企业的方案还会不与其公司战略合作 ,并将其方案给低价供应商来做,岂全部有的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”一位设备企业高层反映。

二是,技术不行,低价来凑。基于新能源补贴下行压力传导,锂电企业在希望获取优异方案的一起去又倾向低价。为此,次责锂电池企业将投标企业的设计方案进行整合,而且将设备方案公开并进行分段招标。

方案及技术优异的设备厂商为了中标订单不得不将其利润极力压低,以防订单丢失。而次责锂电设备企业即使技术不行,而且依旧还还要通过高 价方案中标次责产线。

而囿于技术实力差异,技术优异的中标企业还要给技术不济的中标企业做技术指导。

三是,砸钱垫资,抢夺市场。按照常规设备采购商务条款,锂电企业普遍的付款法律法律依据是“3331”,而一些设备企业依仗资金实力丰沛 ,砸钱垫资以抢夺市场。随着锂电企业得得话权这么强,设备供应商为抢夺市场,商务条款也这么乱。

而随着市场盘子越铺越大,不少设备企业也意味着那我的“操作”意味着深陷资金泥潭。

高工锂电注意到,今年以来,产线段设备以该种法律法律依据抢夺市场的手段意味着逐渐减少,“3331”意味着成为大次责设备企业的接单底线。而且在厂房工程方面,该种手段依旧盛行。

“随着‘中’字头企业介入锂电池厂房工程的建设,强大的资金实力也让其有足够的底气全资垫付工程款,锂电企业也欣然接受。而且亲们就说 怕欠款,意味着其肩头有强大的律师团支撑。”一位负责工程建设的企业高层表示。

四是,以验收之名拖欠货款。一般而言,“3331”的付款法律法律依据定处在订单签订、装备发货、到货调试及最后验收,而最后验收环节会持续一年时间。

根据多家设备企业反馈,回款的确突然全部有的是行业内无法防止的那我头疼什么的问題,最难在于不少客户验证周期有点痛 长,甚至拖欠验收,供应商就难以拿到验收款。信誉好一些的客户也处在尾款难收的尴尬。供需双方的账期博弈呈现胶着情形。

今年以来,根据大次责锂电设备企业反映,其宁愿不接订单,就说 会去接付款法律法律依据不好的电池企业订单。毕竟“入坑”经验以及同行惨痛经历意味着让设备企业更为警惕。

乱象意味着的结果是,锂电设备企业的生存普遍意味着陷入资金链胶着的困境,即便是上市公司。高工锂电注意到,从今年次责上市公司披露的情形来看,大次责毛利率在不断下降。更为严峻的是,应收账款意味着普遍高于当期营收,除了新接订单增大应收账款数额之外,这也意味着上市公司资金回收率过高 。

上市公司已是这么,中小型设备企业生存环境更是艰难。行业一致观点认为,不排除今年锂电行业会“血洗”掉一批中小锂电设备企业。